1956年7月24日,丁窈窕遭到槍決

「我媽媽是好人,不要殺死她」小女孩哭喊著緊緊抓住母親,卻仍然看著母親被拖走,從此天人永隔……
這位媽媽是白色恐怖受難者丁窈窕,因為被控涉及「臺南市委會郵電支部案」而遭到槍決。然而事件起因不過是她提醒好友施水環別和心術不正的人交往,結果被該人懷恨在心檢舉閱讀禁書,檢舉信函被同在郵局工作的吳麗水發現並攔截銷燬。

後來吳麗水被疑為「匪諜」並遭到刑求,牽連包含施水環和身懷六甲的丁窈窕在內的數十人入獄。
這位被羅織罪名不得已帶著孩子在獄中生活的母親,有天被通知有「特別接見」。丁窈窕以為有人來訪,抱起女兒便往外走,一到門口,軍官就將她的雙手反綁,扣上手銬,幼小的女孩聲嘶力竭的哭喊「我媽媽不是壞人,你們不要槍斃她!」在場的眾人都不忍地低下頭,最後小女孩仍被無情的拉開,連頭髮都被扯落,也只能眼睜睜看著母親被拖出去。

丁窈窕在受難前就自知難逃一死,曾將訣別的話與一撮頭髮交給同樣入獄的朋友郭振純,郭振純遭遇拔指甲等酷刑都未招供,最後被判處無期徒刑,一直到1975年蔣介石死亡後才特赦出獄。出獄後他將丁窈窕的頭髮用紙袋裝好,埋在臺南女中操場旁的一棵金龜樹下。

現在的我們可能難以想像「寧可錯殺不可放過」的舉報制度,可以讓基本的社會信任幾乎崩解,為了活下去必須懷疑身邊的鄰居親友,甚至自我審查。受難者家屬承受生離死別之後還須面對中華民國政權的長期監視,以及身邊的人們為了自保的恐懼走避。

回顧歷史的傷痛,並非要挑起仇恨,而是加害者必須反省負責。
而前人用生命血淚爭取的自由,不是統治者的施捨,也可能一夕失去,需要每個人好好珍惜守護。

圖左:高二時期的丁窈窕
右上:丁窈窕及施水環工作的臺南郵局(原圖張才拍攝黑白影像數位上色 )
右下:埋藏丁窈窕秀髮及訣別信,位於臺南女中內被稱為「丁窈窕樹」的金龜樹

推薦閱讀

特價
NT$380.00 NT$300.00
特價

相關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