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讓楊翠老師成為受害者三等親?

臺灣自1949年開始,經歷長達43年的白色恐怖,只要言論、思想不符統治者的主張,往往會被政府以「匪諜」、「叛亂者」、「知匪不報」等罪名逮捕,牽連無數人輕則入獄、重者失去生命,還有更多人失去家人,從此改變一生

受難者的受害甚至不因為他們的生命被殘忍中止而結束,長期的監視、社會的恐懼都讓他們如同活在大型的牢籠,承受精神上的無期徒刑

多位學者花費數年訪問受難者家屬的《獄外之囚》,其中每一篇訪問,都是一個家庭毀滅的故事。有些人不只失去了親人,還被趕出住處,三不五時被闖入家中搜索,連一把工作用的小刀都拿去丟掉以免又被當成「反叛證據」

也有平日對人和善的家人,在被冤死後連人格都被汙衊,如Uyongu Yata’uyungana(高一生)過世後,保安司令部擬了一份陳情書說「高一生是地方惡霸,不要讓他回來部落,最好是槍斃」,甚至請村民連署,連受難者的女兒都被逼迫簽名。
父親走後命運多舛的高菊花女士,還被迫辦理自首證,「承認」是共產黨才免於糾纏

看著《獄外之囚》中每一個令人心碎的故事,令人心驚的是這些都還只是冰山一角
對比加害者團體年紀大的壽終正寢安享天年,甚至後代繼續從政,出面批評受害者不該參與轉型正義、「形象糟糕」
那麼受害者的苦痛,又該由誰來理解呢?

左圖新聞畫面引用自風傳媒

推薦閱讀

特價
特價
特價
特價

相關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