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年11月19日,版畫家黃榮燦逝世紀念日

黃榮燦1920年生於中國重慶,在1945年12月來到臺灣,曾擔任主編,也舉辦展覽、推廣木刻版畫藝術。黃榮燦對原住民文化懷有熱情,曾多次赴蘭嶼和綠島寫生,紀錄當地原住民的風土民情。他也致力教育,在1948-1951年任教於臺灣師範學院,教授水彩、素描與版畫(雕塑家楊英風即是黃榮燦第一屆的美術系學生)。雖然來自中國,他的作品卻充滿臺灣人文關懷。

關於黃榮燦,我們都知道描繪二二八事件的版畫作品《恐怖的檢查》。這次就讓我們一起看看日本作家濱田隼雄筆下的他吧!

濱田隼雄眼中的黃榮燦,是一個「年輕瘦削的臉龐,總是眉開顏笑」。戰後兩人在西川滿家結識,語言的隔閡並沒有形成阻礙,他們以簡單的筆談交換意見及住址,發現兩人住處只相距兩條街。黃榮燦表示想與在臺日籍畫家交流,濱田隼雄也樂於引介,兩人便一起步行回家,分別時黃榮燦盡量以對方能聽懂的北京話說:「謝謝,再見再見!」
接下來一連數天黃榮燦都拜訪濱田隼雄,一起介紹畫家、查看場地,路上不停進行筆談,一條街就能停下來三四回。
然而很快的,濱田隼雄就即將被迫返回日本,兩人便一起在榮町吃日式素燒,黃榮燦吃得很開心,還當場畫下日式素燒和濱田隼雄的側臉。
確定歸期的次日,黃榮燦又來到濱田家中,取出用中國製純棉毛巾包著的肥皂、牙刷、牙膏等,做為餞別的禮物,然後在桌上的原稿紙上匆匆地寫道:「請你回日本後一定要互相通信,若能從日本方面得到新的文化訊息那就最幸運不過了!」濱田也拿出呢帽相贈作為紀念。收到帽子的黃榮燦笑瞇瞇的將帽子戴上又借了鏡子研究戴法,最後對於由右到左微微傾斜的造型覺得最滿意,大笑著連聲直叫好好!

之後幾經波折,相贈禮物的那天卻成為兩人最後一次見面。濱田隼雄懷念好友的的文章寫於返日後的1947年,直到1960年代才發表。然而在濱田的回憶中,那個「向來不在乎外表」,或許還戴著呢帽穿著破襪穿梭人群的黃榮燦,早在1952年就遭到槍決。

這段短暫卻真誠的友誼,或許說明戰爭也無法阻礙人們互相交流和理解,而每一個被消失的生命也不只是一個名字,都是曾經有著生活和故事的靈魂。

上二圖由楊燁提供
下圖為去年聚珍本店展出之鄭煉瓦樂高作品,重製黃榮燦版畫「恐怖的檢查」

引用資料:
https://goo.gl/wdhHX9

推薦閱讀

特價

相關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