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畫(話)的女人-張捷

提起二二八事件,數不盡高知名度的臺灣菁英人間蒸發,但為什麼許多人總是第一個想到陳澄波?

也許是因為一幅又一幅令人驚豔的作品,不斷提醒我們這位史詩級畫家的存在,

究竟在那個受難者一切都得「被消失」的年代,這些畫作如何能留存下來? 也許許多人還不知道,一起來聽聽陳澄波的牽手 – 張捷女士的故事。

「砰!砰!」
1947年3月,嘉義車站前的兩聲槍響,擊落臺灣史上的偉大藝術家,也擊碎現場目睹父親之死的孩子的心。
消息傳回家中,大慟的張捷只有沉默不語,她將深重的憤怒和傷痛,轉為超乎尋常的冷靜。
早上九點多被槍殺的陳澄波,直到傍晚四五點才通知陳家領回屍體,張捷洗淨丈夫的身體換上乾淨的衫,將那件被子彈射穿的血衣小心保留下來,甚至悄悄請了攝影師,替陳澄波拍下最後的面容。她要留下證據,等到討回公道的一天。

陳澄波死後,陳家除了經濟陷入困境,更要面對孤立以及監視的目光。為了留下陳澄波的作品,張捷很快將畫框中的畫作一一拆卸捆捲,藏在閣樓中,接著故意在門前焚燒畫框和寫生用具,她要告訴監視的人們「陳澄波的畫已經毀了」,以免有人打他們的主意或惹來麻煩。

陳澄波的遺照被藏到不會被情治人員搜索的祖先牌位後面,供桌上則放上他在東京美術學校完成的〈自畫像〉,日復一日在時間的流逝下逐漸暗沉
三十多年的歲月,張捷和家人為了生活忙得不可開交,可是每過一段時間她總要挪出幾天,把自己關在閣樓,細心整理陳澄波的遺作-
她怕久不透氣畫作會發霉,就把上百幅畫作一一攤開用報紙覆蓋,層層疊疊再重新藏起來
閣樓中難免有灰塵,她必須順著油畫筆觸,拿毛筆沾水輕輕除去灰塵
這些工作既瑣碎又勞累,更不知道能不能有重見天日的一天,但她只是沉默的守護著,成為「藏畫的女人」,也把滿腹的話都藏起來

她的一生都在等待,等著陳澄波從東京回來,等著他從上海任教歸來,在嘉義老家享有溫暖樸實的家庭團聚時光,接著又是一段長久的等待,等待他的畫作再度重見天日,等待一個沉冤得雪的渺小可能。只是她最後盼望的二二八事件能在她有生之年得到平反與道歉,為丈夫討回公道,卻終究成為尚未完成的遺憾

現在能夠湊滿54幅畫的撲克牌、能夠以主題來出版的《回歸線上的候鳥--陳澄波作品特寫》,每一張存世的畫作,背後都是30年的默默守護和巨大悲傷。沒有身後這個「藏畫」又「藏話」的女人,我們不會知道嘉義陽光的溫度、淡水的顏色,不會知道我們曾經擁有什麼又失去什麼

翻著畫冊裡的一張張得來不易的作品圖片,原來這些不只是陳澄波的作品,也是張捷對先生的思念。

想了解張捷的故事,非常推薦這本《供桌上的自畫像》

目前聚珍也正在進行「陳澄波主題推廣月」,經典的《回歸線上的候鳥--陳澄波作品特寫》限時特價中,還有許多經典的繪本和出版品-
https://www.gjtaiwan.com/new/?page_id=52793

右二圖片為張捷,取自陳澄波文化基金會

推薦閱讀

特價
特價
特價
特價
NT$280.00 NT$251.00

相關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