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2月3日,臺灣第一位攝影學士-彭瑞麟紀念日。

你知道臺灣曾有一位攝影界的學霸,不只從東京寫真專門學校第一名畢業,更被建議到美國繼續深造、甚至推薦到日本宮內廳實習嗎?

這個人就是彭瑞麟,1923年從臺北師範學校畢業後,開始跟隨臺灣美術啟蒙之父-石川欽一郎學習水彩,之後受到石川老師的鼓勵,進入東京寫真專門學校就讀,也是第一位進入這所學校的臺灣人。雖然因為幾乎沒有英文底子,學習相當辛苦,但彭瑞麟的堅持努力,讓他最後以總成績第一名畢業(成績單上可以看到英文還是90分超勵志啊!),獲得師長的肯定,更得到校長結城林藏傳授獨門的漆金寫真技法(此技藝已失傳)!

這樣優秀的彭瑞麟,沒有繼續到美國深造,也沒有留在日本宮內廳工作,而是回到了故鄉臺灣,在大稻埕太平町開設「阿波羅寫真研究所」(亞圃盧寫場),除了經營人像攝影展覽之外,也開設理論實務並重的攝影專班,培育出許多專業攝影人才,學生遍及臺灣、澎湖、廈門與印尼各地,對於臺灣攝影教育與傳承有著重大貢獻。

而彭瑞麟除了攝影、繪畫的才能,同時還是一位漢醫。雖然是為了維持生計,作為淡旺季明顯的攝影事業之外的副業,他心中也有一個特別的願景-希望能開設一間綜合性的科學和影像中心,提供照相、漢醫、X光和工藝美術製作的服務,在以漢醫作為副業前,彭瑞麟就在阿波羅拍攝X光相片,希望結合漢醫和科學攝影。

只可惜緊接而來的戰爭和戰後接踵而來的種種巨變,讓彭瑞麟無法完成理想,想像他心中想要經營的攝影館如果真的實現,會是多麼獨特有趣的樣子呢?

圖為彭瑞麟1937年攝影宜蘭頭圍搶孤,也是日本時代頭圍最後一次舉辦搶孤,取自《臺灣攝影家合集》

2018《臺灣攝影家合集》(李火增、余如季、許淵富、彭瑞麟、鄭桑溪、吳金森)

文字部分參考自
《台灣獨曆:台灣歷史上的今天》(2019限定版)
《一個木匠和他的臺灣博覽會》(附1935年「台灣博覽會紀念台北市街圖」、「台灣博覽會鳥瞰圖」復刻版古地圖)

推薦閱讀

相關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