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名單之後】鳳凰麓飛煙中的山林色彩寫生者——黃叔鄹

撰文│李維漢(國立彰化師範大學歷史學研究所研究生)

入選 台展 第九回

   府展 第一回、第六回

在雲海之上,有阿里山群峰,群峰之中最高的是大塔山,從這座山往北不停延伸,經過烏松坑山,那是臺灣杉(Taiwania cryptomerioides Hayata)(圖一)的發現地,之後便是金柑樹山、嶺頭山,最後來到鳳凰山。這山裡木材豐厚,動植物多樣而繁茂,成為一個令人悠然神往的地方。鳳凰山北峰之後,阿里山山脈陡降了一番,最終在清水溝溪的侵蝕下,現出了鳳凰的嘴(圖二)與鳳凰的眼(圖三)[1],也在這個地方,這隻鳳凰伸出了左翼,成為了一塊平坦的緩坡,清朝乾隆年間,此地有漢人施國義開墾[2],謂之「大坪頂七處草凹」,其中一處就是黃叔鄹的家:羌仔寮。

圖一:臺灣杉(Taiwania cryptomerioides Hayata)。攝於竹山鎮金柑樹山,臺灣杉為世界上唯一以「臺灣」(Taiwania)為屬名的植物,生長於中海拔針闊葉混合林中,過往數量甚多,經過多年開採後,數量已大量減少,今屬保護物種。在過去的林業時代,許多臺灣杉成為了竹山、鹿谷地區宅邸的主要棟樑。李維漢攝。

圖二:阿里山山脈鳳凰山支脈底之鳳凰嘴。吳光亮開後山中路(清代八通關古道)時稱此處為「鳳凰山麓」,山勢甚為險峻。李維漢攝。

圖三:阿里山山脈鳳凰山支脈山腰處之鳳凰眼。據聞鳳凰眼本就存在,而吳光亮在開闢後山中路時,在眼睛之上安放水晶,用以恫嚇後山生番。李維漢攝。

羌仔寮在清末被雅化稱為彰雅,在1920年以後改稱鹿谷。黃叔鄹的家就在鹿谷庄深處的內寮。黃叔鄹的家名叫端本堂(圖四、圖五),是幢簡單的平房,前有一半月池,背倚青翠的鳳凰山。這個平凡的合院中,曾經誕生一位秀才,也就是黃叔鄹的父親——黃錫三。黃錫三對於地方文教貢獻甚多,寫作許多關於日月潭、沙連堡、雲林縣相關的詩文。這些詩文看似為單純的文學作品,實則對了解南投山區的歷史脈絡甚有益處。以下擇其詩作〈鳳麓飛煙〉(圖六、圖七)共賞:

鳳凰山上鳳高飛,突兀摩空聳翠微。雨歇林梢風正急,煙迷木末鳥爭歸。重巖縷縷蒸青靄,絕壑沉沉燦晚暉。攜得東山游蠟屐,卷阿吟罷下崔嵬。[3]

圖四:南投縣鹿谷鄉彰雅村內寮黃氏端本堂。此宅本為木造,後為住宅需要改為水泥造房屋,但仍維持平房一條龍之格局。這裡是黃叔鄹誕生的地方,至今也是鹿谷黃家的祖堂。李維漢攝。

圖五:黃氏端本堂舊貌前的家族合照。圖中有黃叔鄹的父親秀才黃錫三。李維漢攝。

圖六:黃錫三之〈鳳麓飛煙〉。李維漢攝。

圖七:鳳麓飛煙實景。攝於南投縣鹿谷鄉廣興村151縣道與村內道路交叉口。

黃叔鄹是黃錫三的三子,他的兩個哥哥日後都往政治發展,成就斐然,惟其一人選擇教職之路[4],就讀臺南師範學校,在就讀期間,受到美術老師山本磯一的啟蒙,後又受日本美術教育家山本鼎之影響,開始其美術創作之生涯。[5]山本鼎崇尚自由畫風,反對臨摹,對於明治年間進入到日本的西方版畫與油畫接受度甚高,他的創作,至今仍受日人推崇[6],黃叔鄹受其影響,創作也多以寫生作品為主。在創作期間,時常閱讀西洋美術雜誌,受馬蒂斯、盧奧影響深遠[7],觀察其現存之作品可以發現其大膽且對比強烈的用色,與馬蒂斯與盧奧放蕩不羈的色彩運用方式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臺南師範學校畢業後,黃叔鄹先到竹山公學校任職兩年,而後回到故鄉鹿谷公學校任職八年的時間,在此期間用工作之餘,描繪了許多鹿谷的風光,作品所表達的大多是鹿谷的生活日常。比如他入選第一回府展的作品——《樟樹を削る人》(砍伐樟樹的人),就在描繪當時臺灣中部地區盛行的樟腦產業,圖中的腦丁正在刨削樟木,以取得樟樹片,以利於後續加工。畫中的人物、樟木、香蕉樹等,均以色塊的方式表現,迥異於傳統臺灣繪畫重視線條表現的風氣。(圖八)

圖八:黃叔鄹,《樟樹を削る人》,1938,入選第一回府展。圖中有大膽的扭曲的線條與色塊,表現出伐樟者辛勤工作的樣貌。圖片來源:中央研究院台展資料庫。

其他關於鹿谷的日常,也可以從另一幅作品:《鹿谷黃宅》觀之。(圖九)在黃叔鄹的筆下,黃宅的閩南式建築特色——馬背、紅瓦屋頂都可以看到,但黃宅相當特殊的地方在於它的木材用量明顯較平地閩南式建築為多,這體現了當時鹿谷地區木業盛行,森林資源豐富的狀態。經歷九二一大地震後,此般建築損毀甚多,但在鹿谷地區仍可見到數幢這樣的宅院,他們大多由亞杉(臺灣杉)或者扁柏為主要建材,支撐起整個屋身。(圖十)在表現黃宅的方式上,並不單單描繪黃宅的外觀,他也描繪了宅院裡的日常生活。在畫面中心的部分我們可以看到一位婦人正在打點家中的什物,依其衣著觀之,應是冬日晴天時在曝曬家中衣物,而在婦人身邊,則有一孩童在玩耍。婦人、衣物、孩子的艷麗多彩,與背景古宅的深厚暗色調呈現了鮮明的對比,讓人感覺生氣蓬勃,也讓人深刻體現了鹿谷最日常的生活樣態。

圖九:黃叔鄹,《鹿谷黃宅》,年代不詳,水彩,48×27公分。此圖描繪的古宅具有十足的南投山區風格,惟在九二一地震後損毀之建築甚多,今所剩無幾,而黃端本堂原本也是此風格之建築,惟因住宅需求而改建(詳見圖四)。圖片來源:王輝煌、張國華,《台灣美術地方發展史全集,南投地區》, (台北,日創社文化,2003),頁42。

圖十:鹿谷劉宅,亞杉大厝。在探訪鹿谷的時候,筆者無意間發現此宅,經此宅的後人描述,此宅邸所用之建材為亞杉。亞杉是日本人對於臺灣杉的稱呼,亞象徵著第二,意即此杉木之用途不及日本本土所產之柳杉。然則,臺灣杉無論在分類學上,或者在用途上,其實都比柳杉要來得好,因此目前林務局在造林的時候,用臺灣杉的比例也越來越高。李維漢攝。

戰後,黃叔鄹離開了故鄉鹿谷,到臺北北二女中任教,可惜由於未能任職於其所鍾愛的美術領域,遂轉換跑道,以過去前往日本習得的攝影技術在師大附近開了龍安照相館,從此便一直留在臺北。[8]綜觀黃叔鄹對於藝術的理念,可以看到他對寫生的熱情,也許,他在臺北的攝影事業,只是換了一種形式,記錄所看見的世界。

僅以此文致黃叔鄹(圖十一)與讓我誕生的竹山鹿谷。

圖十一:黃叔鄹先生相。圖片來源:南投縣鹿谷鄉志編纂委員會,《鹿谷鄉志下》,(南投,鹿谷鄉公所,2009)。

#名單之後110

參考資料來源:

1.     竹山郡役所編,《竹山郡管內概況》,昭和十四年影印,(臺北,成文出版社,1985)。

2.     黃素真,〈土地、國家與邊陲社會—林圮埔大坪頂的地方性詮釋〉,(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理系研究所博士論文,2009年)。

3.     林文龍,《清代水沙連拓墾家族》,(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2013)。

4.     王輝煌、張國華,《台灣美術地方發展史全集,南投地區》,(台北,日創社文化,2003),頁42。

5.     維基百科山本鼎: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B1%B1%E6%9C%AC%E9%BC%8E

6.     南投縣鹿谷鄉志編纂委員會,《鹿谷鄉志下》,(南投,鹿谷鄉公所,2009)。


[1] 此處之說法參考竹山郡管內概況。竹山郡役所編,《竹山郡管內概況》,昭和十四年影印,(臺北,成文出版社,1985)

[2] 黃素真,〈土地、國家與邊陲社會—林圮埔大坪頂的地方性詮釋〉,(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地

理系研究所博士論文,2009年)。

[3] 林文龍,《清代水沙連拓墾家族》,(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2013),,頁121。

[4] 黃叔鄹的兩位哥哥黃式鴻與黃仲圖也都是臺南師範學校畢業,惟後來均未從事教職。林文龍,《清代水沙連拓墾家族》,(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2013),,頁127-129。

[5] 王輝煌、張國華,《台灣美術地方發展史全集,南投地區》,(台北,日創社文化,2003),頁42。

[7] 王輝煌、張國華,《台灣美術地方發展史全集,南投地區》,(台北,日創社文化,2003),頁42。

[8] 王輝煌、張國華,《台灣美術地方發展史全集,南投地區》,(台北,日創社文化,2003),頁42。

推薦閱讀

特價
特價
特價

相關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