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高一生獄中家書

「再說,為什麼會這樣地思念著妳呢?或許是,妳的魂魄彷彿不斷地將相思運來這裡啊。我的容貌並沒有改變唷,只是一直思念著叫作春子的人,變成落寞的表情而已。」

第一次看到的人,可能會誤會這是文學作品中的感人告白吧?
其實這是白色恐怖受難者高一生,在一年七個月的牢獄中寫給摯愛妻子春芳的信

高一生是精通音樂、文學,還同時是傑出教育家和政治家的鄒族人,他在戰後的二二八事件中保護族人,卻因此遭到清算,被以「窩藏匪諜」及「貪污」兩項罪名逮捕入獄,並於 1954 年連同湯守仁(鄒族)和樂信.瓦旦(泰雅族)等原住民族領袖一同在當年4月17日被槍決。

高一生的獄中家書,之前聚珍分享過的最後一封「水田不要賣」令人印象深刻也較廣為人知,不過這只是幸運保留下來的其中幾封,而有機會看過全部殘存信件的人更是非常少
幾年前高一生的次子高英傑將悉心收藏的56封家書捐給人權館,並由高英傑老師本人、臺灣史學者周婉窈老師、以及熟悉當時用語的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前輩,盡力將這些家書以貼近原文的方式翻譯,終於在今年出版成《高一生獄中家書》這本珍貴的書籍

在一封封附上原件影像的家書中,可以看到紙上的磨損和摺痕,還有高一生不論使用慣用的日文或被要求書寫的中文都整齊秀逸的筆跡
信件常以「思慕的春芳」開頭,內容滿是對於妻子和孩子的掛念和叮嚀,即使在獄中這樣身體和精神都受到折磨的情況下,仍努力以音樂寬慰焦急的家人
這些書信有些字跡細密、有些被畫上似乎為限制字數的格線、也有些上面蓋了「查訖」章,都透露著隱藏在感人信件中的龐大陰影。因為需經過檢查,刑求、案情自然無法出現在其中,甚至有些書信是沒有被送到家人手上的

這些重要的信件也是一代白色恐怖受難者的縮影,每一個名字的背後都是無盡的牽掛和血淚,遭受迫害的人民不分族群、性別,更不用說受難者身後遺族遭受的監視和壓迫
希望透過這樣的出版,能讓更多人具體感受受難者的遭遇、了解臺灣曾經經歷的艱苦歲月,也希望受難者家屬及後代不要再遭受加害者及其擁護者的迫害,透過轉型正義的落實,使受難者的冤屈獲得平反和賠償

「在田間、在山中,我的魂魄時時刻刻陪伴著。水田不要賣」(取自高一生最後一封家書)

圖為1945年高一生與家人合影,取自《高一生獄中家書》

推薦閱讀

特價
NT$380.00 NT$360.00
特價
特價
特價

相關貼文